权威的教育信息化资讯平台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牟承晋鼓吹IPV9的文章,到底是怎样的高级黑?

来源:

今日头条-李宝进V

  就在相关部委按照两办要求,连续出台通知加快IPv6规模部署的当下,牟承晋在“秦安战略”网站独家授权发文,称IPv6规模部署“有取悦美国、激化舆情之嫌,有违民意,易散民心,很不明智”,扬言要“彻底打破‘规模部署IPv6’的盲目性、排他性和垄断性”,并高喊“New IP重构网络空间、打破网络霸权”。该文章为所谓“IPV9”的一己私利而胡言乱语,实在令人不齿。

  一、构陷国策朝令夕改

  牟成晋在文章一开头引用“媒体报道”说,“我国IPv6板块跌幅2%”,是因为“New IP新标准重构互联网(Internet)的报道,冲击了工信部《关于开展2020年IPv6端到端贯通能力提升专项行动的通知》利好消息。”

  是不是在告诉读者,工信部自相矛盾,IPv6专项行动要被放弃了?然而据《光明日报》报道,自从两办通知明确提出我国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发展的总体目标、路线图、时间表和重点任务后,我国IPv6规模部署和产业化发展开局良好,网络和终端全面就绪,应用改造逐步推进,用户流量稳步提升,截至2019年6月,我国IPv6活跃用户数达1.3亿,基础电信企业已分配IPv6地址用户数12.07亿。中国IPv6发展趋势一片利好。不知牟承晋的“New IP冲击说”从何谈起?

  IPv6是目前世界公认的下一代互联网商用解决方案,是互联网升级演进不可逾越的阶段,以IPv6为起点发展下一代互联网是国际共识。为此,2017年11月两办联合印发《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再次强调IPv6部署的国家意志。

  说New IP迫使两办的通知转向,等同于是说华为和工信部逼着我国改变既定国策,给人留下朝令夕改的印象。如此目的,牟成晋其心可诛。

  二、污名部委表里不一

  牟文说:一方面工信部依然故我地坚持“规模部署IPv6”,大张旗鼓地调动各方面资源、资金和人力推进“2020年IPv6端到端贯通能力提升专项行动”。另一方面,向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出了“不论是IPv4,还是IPv6,并不适合于所有网络”的呼吁,提出了“革新TCP/IP和IPv4、IPv6的标准和技术方案”。

  文章质问New IP与IPv6专项行动孰是孰非?众所周知,《关于开展2019年IPv6网络就绪专项行动的通知》是工业和信息化部2019年4月16日刚刚颁布并正式实施的IPv6推进政策,特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家持续推进IPv6在网络各环节的部署和应用,全面提升用户渗透率和网络流量,加快提升中国互联网IPv6发展水平,而开展的专项行动”。牟承晋将其与New IP直接对立起来,要讨一个“孰是孰非”的说法。

  须知无论是作为政府部门的工信部还是作为负责任的爱国企业,首先要和自己国家发展科技、造福人民的国家政策保持一致。岂能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背道而驰,将国家推动IPv6规模部署的专项行动弃之不顾,将自己的诉求置于国家利益之前? 如此污名化工信部,着实可恨。

  三、置华为于风口浪尖

  牟成晋在文章中,将“New IP”的提出与“中国肺炎”、“武汉肺炎”污名化中国的新闻,以及美国在新冠疫情发生初期带头从武汉撤侨,美国军事干扰中国海域等事件强行拉上关系。

  事实是,在华为自己发布的New IP创新研究介绍中,明确指出New IP是面向未来场景探索的研究,不应被政治化和立场化。华为公司对New IP秉承开放的心态,持续邀请并欢迎全世界所有国家、所有行业的更多研究者投入到IP技术持续演进与变革的研究中来,共同推动世界通信事业的持续发展。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3月31日下午举行的华为2019年年度业绩线上发布会上,特意对New IP发表评论强调:“这是个纯技术课题,而不是政治目的”。4月1日下午5:10,徐直军再次在自己的微信中说:“很高兴产业界和媒体对NEW IP的关注, NEW IP这个名字是我取得。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当时正在搞5G研究,5G叫NEW RADIO,我认为IP面向未来,它的使命跟5G差不多,为什么不能叫New IP呢?New IP对应的是NEW RADIO,就是对应的5G。5G当初的目标也是满足不断增长的消费者移动宽带的需求基础上,还要满足行业的低时延和大连接的物联网需求。New IP在满足移动互联网和办公需求之外,也要满足工业互联网的低时延、安全等需求。我希望不要一开始就将New IP政治化,这仅仅是纯技术课题,不要一开始就认为这些专家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大家仅仅是来针对IP面向未来的问题,进行自由研究、探讨,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多政治问题,也不应该将正在研究的技术问题政治化。”

  而牟成晋却偏要将一个技术提案提升级为一个“冲击美网络霸权”的政治动。这种毫无根据的技术问题政治化、学术问题政治化的做法本身,就极其不智,极具危险和破坏力,给国外“仇华”、“排华”、“妖魔化中国”的势力以口实。

  四、一切只为鼓吹IPV9

  牟文说:“IPV9采用的分隔符早于IETF公布的IPv6协议草案(RFC 1738)半年就获得了版权;IPV9《采用全数字编码为计算机分配地址的方法》获得了美国正式授予的专利发明权”,然后牟文抨击我国互联网领域的主要专家学者,“不负责任地认定IPV9的协议文本90%以上的内容都是照抄IPv6协议的”,“规模部署IPv6”俨然成了少数人把持的科学禁区”。

  可见,IPV9才是牟成晋文章的真实目的。这是又一篇不折不扣的为IPV9翻案的文章。IPV9本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其属于伪科学早有定论。我国互联网专家明确指出,所谓的“自主研发的IPV9网络技术”是在没有经过技术验证、产业支持、应用实践之前,试图依靠其他手段将发展IPV9上升到国家意志的想法都是投机行为。

  但是牟成晋、张庆松等一干人在网上发布的文章里,今天打出“xx未来网络标准研究院”、“xx联合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明天打出什么“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xx国际中华智慧学会”各种名头,各种旗号,完全是招摇撞骗的江湖路数。

  五、为谋私利不择手段

  为着自己的私利,打着爱国的旗号,扯着江湖的套路,这是IPV9种种翻案文章的根本性质。

  套路之一,蹭热点。牟文就是借新冠疫情的社会热点,打着中美关系的政治旗号,以煽动民族情绪,混淆科学概念的惯用伎俩,为IPV9死灰复燃写的一篇“续命文章”。

  套路之二,阴谋论。将IPv6说成是“美国人的技术垄断和阴谋,中国互联网科学家是美帝国主义的买办和走狗,内外敌人趁火打劫、挑拨离间、落井下石,唯恐中国不乱。”从用词到伎俩,毫无翻新。

  套路三,断章取义。牟的文章对领导人的语录诗文的套用篡改几近痴狂,用以粉饰其毫无科技含量且无知荒谬的观点,实在无耻又可笑。

  套路四,故弄玄虚。他们的文章在描述热点事件时,故意遮遮掩掩,话说一半,以蒙太奇手法误导受众,让受众进入他们设置的语境,以达到造谣蒙骗的目的。如他这篇文章中的以下三段文字:

  2019年12月12日至2020年1月24日,中国疫控中心(CCDC)的“全国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直报系统),没有产生预设告警作用。

  建立在TCP/IP 协议和 VPN 传输模式基础上覆盖全国的系统,除了可能“遭到数据定向屏蔽网络攻击”,还会因为什么如此巧合地“选择性偃旗息鼓”,迄今不明。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日),F根服务器、E根服务器同时出现解析故障,导致大量使用“.net”域名的网站和服务器“断开网络连接”3小时以上。几乎无人相信这只是偶然发生的失误。

  牟文到底想说什么?是说美国人控制了网络,攻击了中国的疫情直报系统吗?如果真是这样,还能等到你这个键盘侠来猜测?

  是说美国人控制了网络,在中国武汉封城当天,同时也对我们断网吗?拜托有点脑子好不好,人家如果能给你断网,干嘛断一个.net域名,有多少事关社会运转和国计民生的重要网站是基于.net域名的?他们干嘛不断掉.com域名,.cn域名,甚至再生猛点儿,直接断掉.gov.cn和edu.cn?

  为了一己私利,故意造谣生事,实在可恶!

  说回到最近New IP舆论事件的源头。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中国备受争议的重塑互联网任务之内幕(Inside China’s controversial mission to reinvent the internet)”称中国正利用国际电信联盟(ITU)向世界强加一套全新的互联网标准,做法本身备受争议。互联网治理领域知名专家弥尔顿-穆勒(Milton Mueller)教授发文反驳称这篇报道是“中美数字冷战前线最新诞生的一派胡言”。

  在这样的背景下,牟承晋出于个人目的,盲目煽情,将国家民族陷于孤立,给中国的发展前进的道路设置障碍,完全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本文作者:张彤)


本网站转载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观点

微信公众号

教育信息化资讯

权威的教育信息化资讯平台

指导单位:教育部科技司信息化处

承办单位: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联系我们:xxh@cernet.com


Copyright©2018-2020 CERNIC,CERNET

京ICP备05078770

京网文[2017]10376-1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