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的教育信息化资讯平台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建平:要高度重视网络空间安全高层次人才培养

来源:

中国教育网

  吴建平.png

  一、网络空间安全需要高层次人才的支撑

  2019年对于信息产业和网络安全产业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因为2019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也是阿波罗登月50周年,这是人类在20世纪后50年启动的两个最伟大工程。它开辟了两个空间,一个是太空空间,一个是网络空间。同时,2019年还是Unix操作系统诞生50周年,Unix是今天计算装置运行的操作系统核心。互联网和Unix在整个网络空间中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和大规模发展,以及与许多新技术的融合,逐步发展成为今天的网络空间。它支撑着当今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特别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的疫情和之后的恢复生产,全球的人们都要依靠网络空间支撑生产、生活的运行。

  随着网络空间对人类社会的作用越来越大,网络空间安全也越来越重要。网络空间安全的英文是“Cyberspace Security”,表明网络空间和网络不同,是一个更大的概念,它的底层采用各种各样的通信手段来支撑,中间依靠TCP/IP协议把各种各样的计算装置连接在一起,支撑起很多通用的基础应用技术,如云计算、物联网、三网融合、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在这些新技术的支撑下,我们开发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以及各种类型的互联网应用,这些互联网的大规模应用就构成了网络空间百花齐放的大家庭。

  网络空间已经成为国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但网络空间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2014年,我国成立中央网信领导小组,随后又成立中央网信委,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网络空间安全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而解决网络空间安全问题,不仅需要研究能力和创新技术,更需要高层次人才的支撑。

  二、我国网络空间安全学科建设的发展

  全球网络空间安全人才的培养是近些年来才发展起来的。2010年以前,美国大约有60多所大学设有网络空间安全的硕士学位。我国在2013年以前,已有近100所高校设立有本科信息安全专业或网络安全专业,但总体上网络空间安全的人才缺口非常大,尤其缺乏高层次网络安全人才。

  2014年,中央网信办和教育部决定要设立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培养高层次人才。在论证这个学科设立的过程中,我们收获良多,对网络空间安全的许多方面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安全问题渗透在网络空间的各个部分,是一个交叉学科,加强网络空间的基础研究和掌握核心技术,是解决网络空间安全的关键。网络空间安全涉及网络空间安全基础、密码学及其应用、计算系统安全、网络安全、应用安全以及内容安全等多个研究方向。

  网络空间安全的竞争实际上是高层次人才的竞争。建设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对于培养高层次人才将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国家正式批复了国家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的设置。2016年,29所高校获得了首批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资格。

  根据近期对这29个博士授予点的评估情况,发现网络空间安全学科建设形势总体向好,大多数学校按照博士学位设置要求,完成了预定的目标。但是还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如学科布局还不是特别合理,高层次的师资队伍还有待增强,学生整体质量还有待提升等。

  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我国逐步培养了一批网络空间安全学科的博士和硕士,对网络空间安全人才队伍质量的提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4·19”讲话中特别指出,要尽快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也特别说到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为网信事业发展提供有力人才支撑。正是在这样的指示精神鼓励下,我国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的工作大踏步地向前迈进,推出了一流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示范高校项目,教育部也随后成立了网络空间安全学科评议组,2018年还成立了面向本科生的网络空间安全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指导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对接本科的教育,形成了比较全面的高层次人才培养体系。在这种大背景下,全国掀起了建设网络空间安全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的高潮,并在国内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信工作会议上特别强调了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这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占有很重要的地位。2018年美国也正式发布了ACM网络空间安全学科知识体系,这是美国网络空间安全高层次人才培养的最根本遵循。对比美国和中国的学科体系,可以说我们当初的设计基本符合了发展的潮流。

  当然,在我国网络空间安全学科的建设过程中,各高校也面临一些困难。主要包括:如何培养出满足目前社会急需的高层次人才,与现有的相关学科如何相互协调共同发展,如何解决与国际学科还不完全接轨等问题。

  一般的学科建设基本内容包括四个部分:师资队伍、科研水平、学生质量和学术声誉。从这四个方面来看,我国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建设和高层次的人才培养才刚刚开始,路还很长。

  三、网络空间安全高层次人才培养的思考

  目前,我国网络空间安全学科的设置内容基本反映了发达国家网络空间学科的基本知识体系。对照美国的CSEC(网络空间安全教育课程),它覆盖的二级学科的方向划分也基本合理。着眼未来,在网络空间安全学科建设上,如下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第一,要高度重视网络空间安全的学科特点,它基于计算机学科的知识体系,又和多个学科交叉发展。

  第二,要重视和加强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我们不能满足“有病治病”,更要加强“改变基因”的研究,构建安全的网络体系结构。

  第三,既要重视工程训练,更要强调高层次人才培养。要办好不同层次、不同种类、多样化的网络空间安全学院。

  此外,还要特别注意网络空间安全学科要尽可能地和国际进行交流合作。互联网体系结构是互联网的核心关键技术,在这方面我们现在的发言权还远远不够。

  四、网络空间安全高层次人才培养的建议

  一是要充分认识中美在网络空间安全领域博弈的严峻形势。美国政府的断供已经从“CPU芯片”和“基础软件”逐步延伸到互联网体系结构,但现在还没有真正“动手”。中国的主要运营商已经全部列入美国的“实体名单”。因此,我们要用“底线思维”来应对中美在网络空间安全领域的博弈。

  二是要正确把握网络空间安全的技术实质和博弈策略。在应对“断网停服”时,既不能“轻敌”,也不能“盲目恐惧”,要认清技术实质和选择合适的博弈策略。这里要特别重视互联网体系结构国际组织在博弈中的重要作用。

  三是要进一步要加大网络空间安全领域的精准科研投入。要特别重视“开放自主”和“安全可信”的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及其关键技术的研究,要集中力量解决这些核心问题,使我们在高层次人才培养和网络空间安全防御上越来越强大。

  (本文刊登于《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20年第9期)


本网站转载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