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的教育信息化资讯平台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这里是提示文字

云南:因校制宜,灵活开展在线教学

来源:

教育信息化资讯

  疫情期间,云南省教育厅为1780所学校教师开通登录“云上课堂”在线直播的权限,约8000多名学生通过登录“云上课堂”参加在线直播学习,初三、高三共计9415个班级48.4万名学生,高一、高二共计4478个班级29.2万名学生利用省级资源平台参加网上学习。全省共计38.8万名教师通过各大网络平台开展在线教学,共计310万学生参加网上学习。

保障网络支撑,减轻资费压力

  加强网络覆盖

  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持续加大带宽网络和4G/5G基站建设力度,不断提升学校网络带宽条件,为各级各类学校开展在线教学提供网络支撑。要加快农村偏远地区网络覆盖,着力解决网速慢、信号弱等问题。各级基础电信企业要积极配合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按照当地教育教学工作安排,及时做好重点地区、临时教育教学场所等区域的网络保障。

  提供资费优惠

  省教育厅会同省通信管理局不断优化提升云南教育云、云上教育平台服务能力,通过加强平台建设改造、按需及时扩容带宽、增加内容分发节点等方式,切实提升广大师生访问体验。

  各基础电信企业要做好通信网络保障,已经与省教育厅义务教育网络交换中心建立互联网专线连接的基础电信企业,免费将现有20G互联网专线出口带宽扩容至100G。

  为全省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费提供云南省内手机号每月30G流量,减轻困难学生用网资费压力,鼓励基础电信企业为全省教师和学生提供手机专项优惠流量包服务。

  为方便全省教师和学生访问省教育厅主办的云南省教育云、云上教育,每月免费提供云南省内手机号20G定向流量,有效减轻师生用网资费压力。为低于200M速率的教师家庭宽带免费提速至200M,为未安装宽带的教师提供免收初装费安装家庭宽带。

灵活组织教学,及时掌握疫情数据

  “云上课堂”推动线上教学

  要求各地州全面统筹各方力量,整合国家和地方优质教育教学资源,运用“互联网+教育”手段,组织学校师生开展网络教学、线上自主学习和在线辅导答疑等工作,做到“延迟开学不停学”,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中小学教育教学的影响,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支持。

  省教育厅搭建“云上课堂”在线教育教学平台,接入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等数字资源库,以部编教材及各地使用的教材版本为基础,利用“一师一优课”等课程资源,覆盖小学一年级至普通高中三年级,以教学周为单位,建立符合教学进度安排的统一课程表,开展网络点播教学。

  学校可采用平台上设计好的模块化课程教学,也可利用平台提供的工具组织教师根据网上学习资源清单,结合本校实际和特点,形成灵活课程表,推送给学生自主点播学习,各地区可组织教师利用网络对本班、本校乃至本地区学生开设直播课堂,教师在线讲课、互动教学。

  信息化助力联防联控工作

  省教育厅于2月3日组织技术团队,及时开发疫情数据管控平台,为全省教育行业联防联控提供信息化技术支撑服务,协助完成全省2.5万所学校进行系统注册,技术支持全省学校登录云南教育云完成每日疫情数据上报。

  同时,为满足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对疫情状况的监管,组织开发疫情数据后台统计功能,实现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实时掌握当地教育人群疫情发展趋势及状况。

  通过大数据展示平台,完成疫情期间学生留校返校、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新冠确诊病例等数据维度的综合展示,达到“挂图作战”,第一时间为领导提供科学决策依据。于2020年3月初开发中高风险人员信息上报功能,协助完成数据收集,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支撑联防联控和复工开学工作。

  建成覆盖全省教育系统的远程视频会议体系,通过线上视频会议的方式,完成全省约1.5万个单位,共计3万多人次的疫情防控会议保障,及时将省委、省政府、省教育厅工作安排传达至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在不聚集、不接触的情况下做到全省教育行业疫情防控统一部署,统筹推进。

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是农村4G网络覆盖问题严重制约山区师生开展线上教学活动。

  “古有凿壁偷光,今有山坡找网”。一组会泽学子野外冰花中上网课的图片刷屏网络。2020年2月17日,云南会泽东陆高中疫情防控延期开学线上教学正式开始。因家里网络不好,3名同学到村后山坡上找网上课,开着流量坚持了一个早上。云南省义务教育网络建设只覆盖到学校、班级,学校以外的地区,特别是农村偏远山区还未做到4G网络全覆盖。

  二是信息化学习工具配备不足,学习过程缺少监管等影响学习效果。

  云南省在线学习学生数仅占全省在校生人数的50%,其主要原因是缺少智能化学习终端,且线上学习以手机为主。因每门课程的学习平台不同,有的学生为了上网课,一部手机需装6个App,标准不统一、性能不足等问题均造成学习效果不佳。特别是偏远地区孩子多用家长手机在线学习,一旦家长不在或者外出务工将无法学习。

  另外,由于教师、家长现场监管的缺失,导致难以对学习过程形成有效监管,教师卖力地教,学生能否有效地听课甚至有没有听课很难掌握,更有甚者,虽然开启教学平台,实则在打游戏、看电影。

  三是较之传统的课堂教学,线上教学效果评价不理想。

  昆明某重点中学开学摸底考试数据显示,各科成绩均有一定程度下降,尤其是理综,惨不忍睹。通过教学平台过程性评价不易开展,阶段性的评测难以实施。

  诸如,评价资料的分发和填写,评价标准的统一,评测的真实性、有效性等方面都难以把控,出现了老师布置作业、测验,学生在线填写不方便,须纸质打印,完成后再拍照上传,作答过程学生投机取巧现象时有发生。

  教学过程中,控制师生交互也有很大困难,平台的监管和控制功能较弱是教师普遍反映的一个问题,在线学习主要靠教师反复提要求和学生自律。

  四是师生信息素养不足。

  很多教师是在仓促之下接触在线教学平台的,对平台的熟练操作需要有个过程,加上使用终端的不同,界面对不同终端的显示适配有差异,给师生教学带来一定困难。特别是年纪稍大的教师,以及农村、边远、欠发达地区的孩子,由于信息素养程度较低,在使用上往往出现问题,且缺乏及时的指导。其中,直播交互式教学时效性强,出现问题不能及时解决会导致教学无法继续进行,既影响教学进度又影响教学效果。

  例如某在线教学课堂,老师忘了打开麦克风,激情洋溢讲了20多分钟,学生上了一节哑巴课。另外,教师的教学准备工作、教学活动开展基本只能单打独斗,缺乏教学指导、教学建议和必要的教研活动,导致教师对教材、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策略的把控不如常规教学活动,这也是困扰广大教师的主要问题之一。

  整理: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网


本网站转载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